2017年09月04日

叫停校園貸彰顯監管剛硬之力

  原標題:叫停校園貸彰顯監管剛硬之力
  日前,教育部有關負責人表示,根據國家規範校園貸管理文件,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今年早些時候,針對“裸條”、高利貸等校園貸問題,多家國有商業銀行重新麵向大學生開辦小額信用貸款業務。有專家表示,由有資質的國有銀行針對大學生開辦貸款業務,是滿足大學生日常貸款需求且能有效控製風險的措施香港商業專科學校(商專 lcci)提供LCCI、ACCA、HKICPA等課程。
  證券時報:校園貸何以在大學找到繁衍土壤
  低門檻、高額度、無抵押……伴隨著誇張甚至虛假的宣傳,攜帶著強大功利性目的,抓住大學生剛剛成年且心智並未完全成熟的軟肋,校園貸從進入大學之日起就開始異化與走形。
  表麵上看來,許多校園貸平臺公示的利率都符合標準,但除了收取利息,他們還會收取提現費、借款服務費、借款手續費;如果出現逾期,則會收取逾期罰息和逾期管理費,延遲還款時還會涉及充值費。簡單地加總一下,校園貸平臺向借款人收取的利息通常都在20%以上。而據央視報道,一些隱性的校園貸高息達200%。
  不得不麵對的嚴峻現實是,雖然絕大多數大學生已達到18歲的法定年齡,但由於金融財務知識的缺乏和風險識別能力的薄弱,他們很容易掉進他人預先挖好的“陷阱”。更為重要的是,平臺公司還充分利用了“校園代理”中同學之間的信任與友誼關係,在達到爭取更多借貸客戶的同時,還導致同學之間互借身份信息進行“刷單式”借貸。或者,為了幫助同學沖業績而向平臺公司申請借貸,悲劇便在大學生群體中頻繁上演。
  校園貸之所以能在大學找到繁衍的土壤,一方麵是因為作為一個龐大的特殊群體,大學生們幾乎沒有收入來源,其生活消費基本靠家庭支撐,但他們對新型消費與潮流消費特別敏感,甚至可以說消費欲望絲毫不亞於有正常收入的成年人。也正是看中了大學生經濟來源受限以及“花明天的錢,圓今天的夢”這一超前消費偏好,貸款平臺得以趁勢而入。另外,“單反窮三代,蘋果毀一生”的現象在大學校園也不乏鮮見,比富擺闊的心理在二三線城市的大學與民辦高校比較流行,從而給不法校園網貸平臺創造了引導部分大學生過度消費與自身牟取暴利的機會ielts 升學
  管理層如今以鮮明的態度叫停校園貸,既彰顯了監管的強度與力度,也必然純凈大學消費金融市場。接下來政策所要跟進的重頭戲就是如何引導商業銀行更多地為大學生提供小額信貸服務。
  (本文作者張銳,原載《證券時報》,有刪改)
  華商報:要推出真正適合大學生的金融產品
  公開資料顯示,國內首家互聯網校園貸出現於2013年,龐大的大學生群體及其旺盛的消費潛力,讓看好這一市場的資本蜂擁而至。但是,由於監管未能及時跟上,這一新生事物在利益驅動下越跑越偏,諸如“暴利借貸”“裸條事件”“暴力催收”等負麵消息接二連三。整治校園網貸亂象已迫在眉睫,一係列監管重拳隨後砸下。
  要說明的是,今年6月份,銀監會、教育部、人社部聯合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範管理工作的通知》就要求,現階段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製定整改計劃,明確退出時間表。客觀地說,校園網貸儼然已是“校園害”,這是校園網貸一步步把自己送上了絕路,也是咎由自取。
  事實上,一直以來,輿論對於校園網貸亂象叢生原因的剖析,不外乎以下幾個方麵:一是行業缺乏自律,業務創新偏離軌道;二是立法、監管未能及時跟上;三是大學生自我控製、金融風險防範能力欠缺。那麽,“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之後,校園就能一片寧靜嗎?恐怕未必,至少個別平臺轉入“地下”的可能性不能排除香港商業專科學校設不同程度會計課程,為協助商專 lcci同學考取LCCI資格。
  進一步說,全麵叫停校園網貸之後,為了讓聲名狼藉的校園網貸不再騷擾大學生,還應該做很多事情。畢竟,要看到由於大學生缺乏穩定的收入來源,校園網貸往往是學生過度消費的一個資金來源。近年來,上萬元的電子設備、每月數千元的生活費,大學生日常花銷中的“超前消費”現象,不但讓家長感慨“壓力山大”,也成為一個顯性的社會公共話題。從這個意義上說,“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之後,一方麵要讓大學生群體建立理性的消費觀念和一定的財務風險意識非常重要;另一方麵要鼓勵金融機構推出真正適合大學生群體的金融服務產品,或者創造條件讓大學生在合理合法的情況下憑借自己的能力獲取一定的收入,從而滿足其合理的消費需求。當然,也要結合互聯網金融的特點,對現行法律中不適應新情況的地方,進行必要的、適當的修改,從而編織起更嚴密的法律網,讓司法機關在整治校園網貸亂象中發揮更有效的作用。
  (本文作者楊鵬,原載《華商報》,有刪改)
  北京青年報:校園信用貸款 如何做好做實
  由國有銀行針對大學生開辦小額信用貸款業務,是滿足大學生日常貸款需求,同時有效控製風險的有效措施。這也是我國之前幫助大學生貸款的辦法。但是,該辦法曾因出現問題而被叫停——2009年7月,銀監會下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信用卡業務的通知》,根據這個《通知》,各大銀行均陸續停止了大學生信用卡的審批,隨後才有網絡校園貸的快速生長。現在可以說來了一個輪回。
  換句話說,如果我國國有銀行繼續堅持規範地給大學生開辦小額貸款業務,可能就不會出現後來的校園貸問題。從銀行小額貸款業務被叫停、網絡校園貸瘋狂,到網絡校園貸被叫停、恢復銀行小額貸款業務,分析這個輪回背後的原因,是搞好重啟的銀行小額信貸業務必須補上的一課。
  現在,藏汙納垢的網絡校園貸被叫停,國有銀行小額信用貸款業務重啟之後,必須解決兩大問題。一方麵,監管部門應該限製大學生辦卡數,針對大學生(有在讀證明、沒有經濟收入來源者)辦卡,可要求貸款銀行共享貸款信息,不能一名學生辦多張信用卡。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不久的將來可能又會出現新的“卡奴”問題。如果不分析根源性問題,采取措施加以解決,隻是簡單地一刀切處理,並不能有效解決問題。另一方麵,應該針對銀行小額貸款和網絡校園貸暴露出的學生金融風險意識差的問題,在大學裏開展有效實用的理性消費教育和理財教育,這是對學生進行生活教育的重要內容之一。
  (本文原載《北京青年報》,有刪改)
(中國教育報)
原文地址:http://edu.qq.com/a/20170911/012275.htm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